逸晨Cir

卡鸣 暗表 pla 以及沉迷各种老番

终于瞎画了这对(毫无主题)

他们真好啊……p2是妄想的兔明233

求同好qwq

列表各位
虽然我 点了很多推荐
但是我真的 其实一张图都看不见啊x
心痛

【微43】你好,沽宁(2)

拖了这么久很抱歉
依旧文笔渣 2333
短小慎。大概是粮食向,穿越梗x
以上ok的话gogogo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欧阳对突然冒出来的许三多并没有放下戒心,哪怕对方说的确实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话,还带着点北方口音,可令他没想到的是,他刚给对方报上地名,那小个子就脚下一软倒下去晕倒了。
  何莫修瞅着那人确实是晕了,才大着胆子上前探探他的鼻息,“还活着!”然后他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欧阳,意图很明显,他想救他。
  还没待欧阳开口,一旁的四道风却嚷嚷开了,“那哪儿成啊!这家伙是人是鬼都搞不清楚!哪个地方跑出来的野人,你瞧瞧这穿的像个……像个……”四道风半天没找着修饰词,最后哼哼两声,“总之我就是不同意。”
  欧阳感到头疼,不论脑子里的弹片还是眼前的突发情况,都让他感到头疼。

  待许三多醒来的时候,眼前只有一点昏暗的火光,我死了吗?他试着活动了下身体,脚踝处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,我还没死。这一认知让许三多坐起身,他先是环视了四周的环境,一个桌子,一盏老旧但还算干净的油灯,一张床,被他躺在身下。许三多愣神,这实在是一间布置很温馨的屋子。他又低头检查了自己的装备,防弹衣不见了,枪也不见了,通讯器……许三多摸向腰间的手一顿,有些懊恼的捶了下床板。
  何莫修听见了声响,像个兔子似得窜了进来。四目相对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愣了。
  何莫修是吓的,因为对面这人一脸灰绿瞪着双眼睛望着他。
  许三多是懵的,恍惚间他觉得自己看见了史今。
“班……”开口的一瞬间,许三多才惊觉自己的嗓子居然嘶哑地不成样子,他努力把这两字儿蹦完,“……班长。”然后一瞬不瞬地看着何莫修。
  何莫修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许三多如此执着地把他认成别人——从之前第一次到现在,何莫修保证自己从小到大没当过什么班长,特别是部队里的!而小个子身上的一切表明他是个军人,还是专业的。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  许三多还是没吭声。
  “我……你,你是哪里人啊?”何莫修试图搭话,许三多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。
  “你一定很渴!”何莫修突然提高了音量,说完跌跌撞撞地冲出去了。
  许三多低头,他不是班长。
  他对自己说。
  班长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儿人呢。家访那天……
  那么现在这个“史今”到底是谁?  

  许三多现在开始感谢吴哲平时的念念叨叨,吴哲说,“世界上如果还有另一个你呢?幽灵理论听说过吗?”当时的许三多诚实地摇摇头,听着吴哲滔滔不绝的讲述。

  最终的结果是吴哲被齐桓一脚踹出了他们寝室。理由是胡扯。

  那么如今的情况是“幽灵效应”吗?
  “我知道一个理论。”视线内突然出现一只缺了口的瓷碗,里面是过半的清水,许三多抬眼看着拿着碗的家伙,那个拥有和他班长同样外貌的年轻人,年轻人接着开口,“I think you——oh,sorry,我是说,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别人?”
  许三多愣愣地接过了碗,摇摇头,然后又点点头。
何莫修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,然后颇为腼腆地开了口,“我叫何莫修,你叫我小何就可以了。”
  许三多心里涌上一阵失望,他一口气干掉了一大碗水,然后开口,“我叫许三多。”
  “你好…我听他们说你是北方人,怎么会来这儿呢?”小何试图套话,虽然他认为对方完全不像个坏人,但是不妨碍所有人依旧对许三多抱有戒心,“这儿,我是说沽宁。你……是国军?”  
  这话听的许三多一脸茫然,“啊?”
  何莫修看向他的臂章,大大的红色国旗以及下方写着的大大的china。
  许三多很坚定,“我是解放军。”
  “什么是解放军?”
  “就 就是……Chinese people's Liberation Army…我们是人民的军队……还有”许三多努力地解释着。
  “你会说英语!?”这是受到惊吓且重点错误的的何莫修。
  “搞什么啊,那个衰仔醒了没啊!我说他绝对不可能是国军?我们哪有这种奇怪的衣服——”龙文章扛着他的枪忽地冲进来,看着里面站着的两人,皱眉,“你们两个搞什么?演哑剧呢在这儿?”
  “吴……吴……”许三多没吴出来。
  龙文章转头看何莫修,“结巴?”
  “不不不……我我是说他不是 不是个结巴,他是好人!” 何莫修眨眨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。
  “不管是不是结巴,既然已经醒了。”龙文章笑着举起枪准确无误的指向许三多脑门,“你到底是谁!”





tbc

【如果那样 我也会弄很多鸟送给班长】

【43】
图略大慎点)
又回顾了一下这个节目。
我豹哭

【微43】你好,沽宁

#ooc有#
#文笔差有#
#携带私货自割大腿肉的产物,顺便求43同好x#
#大概是粮食文,连载(???)#
#穿越梗#
以上ok的话,开始吧w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1】
一个小个子正在满地芦苇的荒野上奔跑,突然他的速度明显地减慢,最终停下。
他身上的军绿迷彩与周围的金黄芦苇并不相衬。那一身略显累赘的吉利服早在半小时前扔在了一个土坑里。
小个子正是士兵许三多。
似乎是有些疑惑,他掏出了之前早就已经失灵的定位仪,不死心的拨弄几下,最终还是只能无奈放弃。
一小时前,自己还在云南边境进行追击,一个晃神被地上的树根绊倒在地,再一抬头就已经变了个地方。
许三多第一反应就是联络队友,可没用,无线电再没发出声音。
目前这块地域明显不符合地图上现有的资料信息。我是侦察兵,许三多想着,一边朝前方行进。
黄色,大片的黄色,无论走多久还是黄色。这看起来像是个玩笑,许三多舔了几下干裂的嘴唇,决定休息一会。
远处传来了枪响,鸟群闻声而散。几乎是同时,许三多警惕的趴下潜伏。
枪声很乱,听不出型号,许三多感到奇怪,只能皱着眉,是毒贩吗? 那么,那里会不会有他的战友们在?

何莫修是跟着四道风一群人对抗日军的,与其说对抗不如说是逃窜,他们几乎弹尽粮绝。
“幸好日军不多。”欧阳喘着粗气说,旁边的龙文章一脸不屑地骂人,“这算哪门子幸好?!”他低头快速地检查了自己的余粮,“还剩三颗子弹啦!真是一群衰仔。”吼的何莫修一哆嗦,战战兢兢的默声做着祷告。
而对面是日军还有十几人,目前正搜索式前进中。
完蛋,这次真的玩完了。
龙文章抬手放出最后几枪,几个敌人应声倒地。他们所在的那个土坡瞬间被对面打成了个筛子。
这是最后了,“我说——这次是真的没有啦!”龙文章扯着嗓子喊,声音几乎被激烈的枪声所掩盖。
然而过了一会,对面却毫无动静,欧阳抬头,然后发出不敢相信的声音,“见鬼。”
四道风跟着骂了句国骂。
“搞什么?”龙文章跟着看了过去,也睁大了眼睛。
敌人全灭,尸体躺了一地。“哈……龙乌鸦你行啊,搞了个一弹三心!”
“闭嘴啊你!明显有问题!”龙文章不放心的巡视着四方。
“吴哲!”一个小个子满身芦苇枝的怪物突然闯出来,声音里的兴奋压抑不住,龙文章下意识拿枪指向他,哪怕里面已经没有子弹。
“你谁啊?”
“我 我是许三多啊?吴哲你又开玩笑了。” 小个脏中不溜求的脸上明显显示出一种茫然,“你头发怎么长长啦。”随机他又自己小声否定,“不,不是吴哲。”他沉默地看向那把枪,他知道里面已经没有子弹,对他没有威胁。
“咋滴还是熟人啊?”四道风凑出个脑袋,龙文章立马大叫,“我不认识这号野人!”
何莫修终于从安全区域撤出,脸上带了笑。
“班长!”许三多几乎是第一眼就看见了他,惊叫出声。
“诶?”何莫修一脸茫然的指了指自己,“那个,我不是班长,我我不是军人,那边的才是。”他说完指了指龙文章一群人,一群人看着他,他又缩了回去。
不是班长……虽然很像,太像了。
许三多感到嗓子发干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“请问……这是哪里?”
瘦高的男人回答了他的问题,“沽宁。这儿是沽宁。”
沽宁……许三多无声的重复,他所知道的地名里,没有这个名字。
你好,沽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