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晨Cir

卡鸣 暗表 pla 以及沉迷各种老番

【史许】写信(短篇已完结)

#之前在论坛发过 内容有修改#
#be预警#
#文笔不好 小学生水平#
#很短 真的特别短#
#有史许的同好吗qwq欢迎扩列#
以上ok的话,开始吧/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8年的冬天特别冷,许多跑长途的司机不由得破口大骂,这鬼天气,轮胎都给冻在街上了。 
   鹅毛大雪,冷冽的寒风使街道上人烟稀少,焦急的司机催促性的按着喇叭对着前面挡路的车子骂骂咧咧。 
然而这一切与一个人没有什么关联,或者说他现在压根不在乎这个。
  东北一个普通房屋里,亮着一盏暖橘色的灯。暖色的灯光让人感到几分温暖。而灯的下方坐着一个青年,他披着一件有些破旧的军大衣正趴在桌上写信。
  该写什么好呢?男人一贯温和的面容此时显得有几分苦恼,“三多这个时候怕是还在训练吧。听说老A的训练可比七连辛苦多了。”
写信的人正是史今,几经犹豫他终于提起了笔,在信纸上寥寥几句话的后面又添上了一句“冬天到了,要好好注意身体。小心感冒。”写完这句话,史今才露出个满意的笑脸。
  史今已经复员快三年了。清晨醒来的时候他总会发呆,部队养成的自律至今也没能改掉,自己开的小旅行社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坏。
新的世界和军营不同,但总能习惯,习惯不了的是身边少了那个小尾巴。
那个名叫许三多的小尾巴。
  “班长,我很好,大家也都好。班长,我很想你。班长,我们最近……”  三多的信总是和他人一样,简简单单,却又让人打心底觉得温暖。史今收好了许三多寄来的信,认真的装好放进抽屉。抽屉内是零零星星的几封信,有的都起了毛边,被史今细心的用透明胶粘好,再整整齐齐的摆放成一摞。 
   “天气冷啦,班长这边正下着大雪呢,一朵一朵的可漂亮啦,有机会的话真想让三多你也看看……”沙沙的书写声仿佛使时间停留了一番。“……三多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。”在落款处略微思索,写上了史今二字。他搁下笔开始仔细的将信纸封好, 一抬头却发现天色已晚。
只能明早去寄了,史今苦笑一下。
  东北的天比南方要干冷上几分,活动了下被冻僵了的手指,看着自己手上隐隐约约的伤痕微微出神。 
  靠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,史今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晚上。
  “班长,我睡不着。”
  “睡不着就数羊。”
  “班长,我有脸去送他吗?”
  “现在有啦。”
  “我会努力的,这样你就不会走啦。”
  “好,你现在也学会为别人着想啦。” 史今睁开了眼睛,抓了把头发,耳边又响起那句话,“你不是别人。” 
  第二天一大天刚蒙蒙亮史今便去了邮局,他心情不错,甚至哼起了军歌,冷冽的寒风一个劲的钻也没能改变他的好心情。 
  没过几天,史今便收到了回信,“往日可都十天半月才回信呢…”史今笑的有些俗气。  史今没有打开信封,而是直接把信放进了抽屉的另一端,那里有几封一样的信封,上面不一而同的盖上了红色的信戳。 
   查无此人。
  橘色的灯微颤,屋内的光影也随之摇晃。
  

    end

评论(5)

热度(8)